三、昭君 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在汉宫掀起了轩然大波:皇帝要在未被宠幸的宫女中选择一名充当公主远嫁匈奴和亲! 王氏说:"哎呀,千万不能去,听说匈奴单于唿韩邪胯下那个东西足有七寸多长,一般女人去了都要被他弄死,有去无回啊!" 宫女们听了,个个花容失色,暗地祈求上天不要选中自己.然而,却有一名宫女吴氏,很小就懂得了男女情事,听说男人那东西越大越长,做起来女人越舒畅痛快,便有心前往.这个吴氏生得妩媚妖娆,进宫已有十来年了,却未被皇帝召幸过,到如今已是三十出头的老处女了.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吴氏正处于狼虎之龄,心想,既然不能得汉朝皇帝召幸,不如远嫁匈奴,也能领略男人的滋味. 窦氏说:"你们知道吗?皇帝要看给我们画像,然后按图索骥,专捡姿色中等的送给匈奴大王呢!" 韩氏问:"为什么要选姿色中等的呢?" 窦氏答:"你想啊,姿色太好的,皇上自然舍不得;姿色太差的,匈奴单于哪里肯要?再说,也有损我大汉的颜面不是?" 众人听她这么一说,都齐齐点头称是. 张氏补充道:"我还听说,咱们进宫时画的像在未央宫里让雨水给浸坏了,皇上要重新给我们画像,画师叫什么毛延寿来着." 吴氏笑道:"所以啊,姐妹们,我们一定要把毛先生伺候好了,免得让皇上选中了,那可就惨了!" 年轻的郑氏问:"怎么伺候呢?" 吴氏答道:"男人嘛,无非爱钱、爱权或者好色,三者必居其一.至于姐妹们有什么可以孝敬毛先生的,就看自己的本事了."说完,她意味深长地瞟了大伙一眼. 忽然,郑氏问:"众位姐妹,怎么不见王嫱妹子?" 吴氏笑道:"喔,昭君啦,想必又躲在房里练习琴棋书画吧?" 韩氏笑道:"咱们这些苦命的姐妹们里头,就数她姿色最好了,哎哟,真是西施再世呐!可叹咱们皇上没那艳福啦,深宫里有这样的美色居然不知,哈哈!" 这群宫女个个姿色上佳,但比起西施、郑旦来,那就差远了,不过,也都风姿绰约,杨柳腰,樱桃口,云鬓高堆,酥胸半露.王嫱到底怎么个美呢?我真的很想翻过围墙,一睹究竟. 翌日,毛延寿奉旨进入后宫给众宫女们画像.进了昭华门后,经过假山时,被我用迷药给迷煳了,取了他的通行令牌,冒名直入后宫,反正那些后宫那些宫女和太监们都不识毛延寿的真容.按照日程安排,我首先给吴氏画像. 我一进吴氏的住处,吴氏就朝我屈膝蹲了下去,娇滴滴地说道:"毛先生万福金安." 我想也没想,伸手就拉住她的臂膀,说:"大姐不必多礼." 吴氏杏眼含嗔,嘴角含笑着将我的手挪开了,轻声道:"先生请宽坐." 我在锦凳上坐下后,吴氏笑道:"没想到毛先生这么年轻英俊,真是年少有为,令奴家好生倾心." 我只得谦逊还礼说:"大姐谬奖,小生实不敢当.大姐妩媚妖娆,才真的是令众生倾倒." "先生请稍等,奴家去换身衣裳就来."吴氏且说且笑,转过杨柳腰,进去更衣了. 半晌,我听见她说:"毛先生,奴家的眉毛总是描不好,可否麻烦先生帮帮奴家." 这个老处女已经春心荡漾,要勾引我了.我自然不惧,直入她的香闺.吴氏已经换上了一身半透明的衣裳,白皙丰腴的娇躯若隐若现,春凳上两半雪白的大屁股,中间是一道要人命的深深的屁股沟.吴氏转过身来,将画眉的笔递给我,胸前那对大奶子和小腹下那撮阴毛在薄纱下显得欲盖弥彰,格外诱人.这个浪妇,真是懂得如何勾引男人呢! 我接过眉笔,凑近去给她描眉毛.吴氏却已等不及了,抱住我,将红唇凑过来便是一顿狂吻.好个没尝过男人滋味的饥渴女人! 我也被这个激情如火、饥渴如狼的女人弄得兴奋不已,一把将她身上的薄纱扯了下来.吴氏也三下五除二脱光了我的衣衫,握住我的大肉棒一阵疯狂的套动,然后从头到脚将我舔了个遍,最后含住我的大肉棒津津有味地吮吸起来,嘴里发出咕唧咕唧的声响.她给我吹箫,我给她捏乳,弄得吴氏娇喘呻吟不已,我的大肉棒也硬挺如铁. 半晌,吴氏吐出肉棒,抬头娇媚地说:"好先生,你也给奴家舔舔,好不好?奴家的下面痒死了,好想让你亲亲喔!" 我抱起吴氏放到梳妆台上,抓住她丰腴修长的大腿叉开,将她美妙的三角地带完全展露在我的面前.吴氏虽然年过三十,但胯下那片荒芜之地从未被男人开垦,所以阴唇的颜色仍是男人们最爱的粉色.我用舌头撬开她的大阴唇,一股春水流进我的嘴里,浪女淫水有点甜!吴氏被我舔得死去活来,忍不住大声叫起来. "好弟弟,喔,你好会舔,舔得我要升天了,哦……好哥哥,奴家爱死你了……"吴氏已经意乱神迷,两只手捏住自己的那对大奶子左右揉捏,浪语连连. 没过多久,吴氏浪里浪气地说:"好哥哥,奴家下面感觉被掏空了,快把你的大肉棒插进去吧……嗯……求你了,好哥哥……快进去……" 我被吴氏的淫浪模样挑逗得血脉贲张,大肉棒硬得几乎要裂开了!立马起身,对准她的骚穴口,不管三七二十一,用力一挺,杀入半根!吴氏马上杀猪一般嚎叫起来:"好哥哥,求你怜惜奴家,这是奴家的第一次." 我也不跟她废话,再用力一挺,全根没入!吴氏的阴道紧凑而温暖,春水泛滥,裹着我的大肉棒,舒服无比.半晌,我抱着吴氏一动也不动. 吴氏说:"好哥哥,怎么不动了?" 我笑道:"你不是怕痛吗?" 吴氏拍了我一巴掌,说:"现在不痛了,快插,插死奴家吧!插死奴家也心甘情愿!" 于是,我奋力出抽插,大进大出,弄得梳妆台嘎吱嘎吱摇晃不已,吴氏哼唧哼唧浪叫连连. "哦……奴家爽死了……嗯……再用力,再深点……哦,好哥哥,奴家爱死你了……" 这个浪妇,我已经次次都顶到她的花心了,居然还要再深点,果然是个女狼,非一般男人可以满足啊! 抽插了几千回后,她双眼一翻,长长的指甲在我背上抓出几道血痕,双腿死命夹住我的腰身,蜜穴一张一合,淫水喷涌而出,好在我的肉棒将她的阴道塞得满满的,才没有流到梳妆台上来.我试着将肉棒拔出,却被吴氏紧紧抱住,根本动弹不得,只得俯下身去吮吸她满是香汗的酥胸上那对大奶子上硬得像橡胶头一般的乳头. 良久,吴氏抬起头来亲我,说:"好哥哥,你真厉害,奴家都要快要被你弄死了." "那我拔出来?"我笑着逗她. 吴氏马上夹紧我的腰,媚笑着说:"不,不要!这样最好,下面被你塞得满满的,感觉棒极了!奴家还想要,好哥哥,再插我吧?" 那天,我们从早上一直干到下午,吴氏已经筋疲力尽后才赤条条抱在一起休息了.休息过后,吴氏起身煲了碗燕窝汤给我喝,味道鲜美,甘醇爽口. "好哥哥,奴家求你件事."吴氏躺在我怀里,吊着我的脖子说. "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成全姐姐." "那奴家先谢过了."吴氏说,"奴家来宫里快十年了,今天才知道了这女人的裙下之欢.可是,日后又不能经常见着哥哥,不如趁这次机会,让奴家和亲匈奴,一来解决了国家为难,二来……" 吴氏觉得下面的话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边止住不说. 我笑道:"二来解决了你的需要,对不对?" 吴氏拍了我一巴掌,娇斥道:"哥哥,你好坏哦!" 我哈哈大笑:"好,哥哥就成全你." 吴氏眉开眼笑,搂着我狂吻起来. "不过,我也有一个要求." 吴氏俏脸含春:"哥哥请说,奴家无有不从." 我说:"你去匈奴和亲,必须以王嫱的名义." 吴氏问:"这是为何?" "这个你就别多心了,照我的话去做,保管没错的." 吴氏只要能够嫁出汉宫便别无所求,自然应允.我跟她又来了一次,然后给她画了像,将她画成一个姿色中等的女子,署名王嫱. 接下来,依次是王氏、窦氏、韩氏、张氏、吴氏、郑氏等等,她们没钱也没权,只好纷纷解开石榴裙,用美色做诱饵,求我将她们画得美若天仙.这样,汉宫中没有被汉元帝干过的宫女们,全都被我收入胯下,开苞破瓜. 最后画像的是王嫱,也就是王昭君.那天风和日丽,秋风递凉,大雁南飞,挺适合谈情做爱的.我从门缝里瞧进去,却见昭君在庭院里荡着秋千,身上的体香随风四散,醉人心扉,连飞过的大雁都被其吸引,纷纷落下.她们说的没错,昭君果然是西施再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浇铸出来的:柳眉杏眼,面若桃花,唇若凝脂,鼻梁秀气坚挺,下巴小巧圆润,一头乌发垂肩而下,几乎齐腰.只不过,此时的昭君比那时的西施年长几岁,平添了几分妩媚的神色.汉宫中居然藏着这样绝色的佳丽而没被色中饿鬼汉元帝发现,正是苍天有眼,皇帝没福啊! 昭君穿着撒花的短裙,当她从高处荡下时,裙子被风掀起,露出里面精致可爱的小裤,裹着的阴部肉丘胀鼓鼓的,性感极了. 我在门外轻轻咳嗽了一声,里面传来昭君娇滴滴的问话:"是何人在外面?" 我答道:"画师毛延寿,特来给王姑娘画像." 随着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香气越来越逼人,闻之令人心醉.门吱呀一声开了,露出昭君那张绝世的面容.她将我凝视了一阵,嘴角含着浅浅的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说:"毛先生请进." 我进门后,昭君将门关好,笑道:"先生里面请.翠儿,快给先生上茶." 落座后,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端来两杯碧螺春,清香扑鼻. 昭君一边饮茶一边说:"早闻先生大名,只是没想到,先生居然如此年轻,倒跟奴家年纪相仿.请问先生春秋几何?" 我施礼答道:"在下虚度二十年华." 昭君叹道:"先生只长奴家一岁,却已名动京师,奴家只是虚度青春罢了." "姑娘过誉了,也不必伤感.以在下看来,姑娘乃是仙女下凡,西施再世." 昭君莞尔问道:"莫非先生见过西施?" 西施我何止见过,而且还给她开了苞,但一时解释不清,说了她也未必相信,只得说:"虽不曾见,但姑娘的容貌,在下觉得已达人间极限,世上再无比姑娘更美丽的女子了." 昭君笑道:"先生缪赞了,奴家哪里承受得起." 我说道:"姑娘请勿再以奴家自称,着实折杀我了,而且我也只长姑娘一岁,若不嫌弃,以兄妹相称可好?" 昭君忙施礼说:"这是奴家——哦,不,小妹的荣幸." 我还礼道:"妹妹过谦了,愚兄愧不敢当." "不知道大哥要将小妹画成什么样?"昭君笑道. "妹妹的容貌绝非愚兄的笔墨所能描绘,若是画得不好,妹妹不要见怪便是对愚兄的美意了." 昭君咯咯笑道:"瞧大哥说的,小妹绝非那般小气之人." 我从包裹里取出几卷画,其中有好几幅裸体仕女图.我将画卷展开来,让昭君慢慢品看,以便选取她喜欢的风格. 当昭君看到那些裸女时,不由得红了脸,低声说:"大哥哪里来的这些画?画中的女子连衣服都没穿,岂不羞死人了?" "都是愚兄亲笔所画,小妹不觉得这些没穿衣服的女子神态更为自然,如芙蓉出水,一尘不染吗?" 昭君低眉含羞说道:"美则美矣!只是不穿衣服,如何使得?" "妹妹乃是仙女下凡,无须光鲜服饰相衬,更显本色呢!"我继续诱导昭君. 昭君咬着嘴唇,思忖了片刻,笑道:"小妹也想画中的女子一样,不着寸缕,只是小妹要怀抱一支琵琶遮羞,方才肯依大哥之言." 我欣喜若狂,笑道:"全听妹妹处置." 昭君莞尔一笑,低眉而过,拉上帷幕,到里间去脱衣服.当帷幕再拉开时,只见昭君一丝不挂地坐在春凳上,玉腿交叠,怀抱一支琵琶,遮住了胸部和小腹下面那片春光,然而,遮得并不严实,仍有少许阴毛从旁边露出来.臀部的曲线圆润饱满,性感撩人,诱人心魄. 昭君双颊含春,被我瞧得不好意思,轻声说:"大哥不要再瞧小妹了,小妹实在是快要羞死了." 我忙回过神来,安定心神,拿起画笔,画下这千古第一春色图.就在整幅画将要完成、只差乳头上那粉红一点时,我心生一计,假装晕倒了…… 昭君见状,忙丢了琵琶,赤身裸体跑过来抱着我,叫道:"大哥,你怎么了?" 我蓦然张开眼睛,一把将昭君抱在怀里,哈哈大笑起来. 昭君捶了一拳,嗔道:"坏哥哥,就知道戏弄小妹,小妹几乎被你吓死了." 我也不答话,一手抓住昭君的大奶子,昭君啊地一声低唿;另一只手伸进她的胯下,抚摸这个汉宫第一美女的阴部.昭君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不让我继续爱抚.然而,上半身却毫无防护,仍我揉捏,慢慢她的乳头便硬挺起来了.我再看昭君时,她秀目微闭,粉脸含春,已是绯红,丰润的双唇微微开启,吐气如兰.我吻住她的唇时,昭君热烈地回吻我,显然她已春心荡漾,期盼巫山云雨. 昭君的双腿慢慢松开了,任我在她的三角地带游走抚摸.她的大阴唇慢慢膨胀变硬,蜜穴里冒出的春水将小阴唇润湿得一塌煳涂,阴蒂也慢慢勃起,从阴唇缝隙里挺立起来.我在她的阴唇缝隙里用力地上下摩擦,昭君兴奋得啊啊气喘,芊芊玉手不自觉地就伸出了我的裤裆里,抓住了我的大肉棒,慢慢套弄起来. 我凑在昭君耳边说:"好妹妹,你弄得哥哥真舒服,哥哥爱死你了." 昭君细语道:"大哥你弄得小妹我也舒服,哦……好哥哥,小妹舒服死了,感觉飘在云上一样……再用力一点,好哥哥……嗯……" 我舍了昭君的嘴唇,亲吻她的白花花的大奶子和粉红色的乳头,然后沿着小腹一路往下亲,最后舔上了她娇嫩的阴唇.昭君浑身一颤,双腿不由自主地夹住了我的头,臀部一抬一挺,将她的蜜穴往我嘴里送.我舔了她的大阴唇,吮了她的小阴唇,吸了她的花蕾,然后将舌头卷起,伸进她窄窄的阴道口,来回刮擦.这一刺激让昭君感觉非同小可,立刻浪叫起来,挺起屁股,尽力让我的舌头更加深入她的蜜穴.没过多久,昭君来了一次小高潮,成股的春水从蜜穴口汩汩而出,流进我的嘴里,被我悉数咽下,腥膻而略带甘甜. 昭君起身帮我脱光了衣服,也学着我的样,含住我的大肉棒吮吸起来.此刻的昭君,云鬓散乱,粉面含春,看上去妩媚极了.而我粗大的肉棒被她的红唇夹住在她樱桃小口进进出出,极富视角效果. 过了一阵,昭君吮吸够了,便吐出我的肉棒,妩媚地看着我,仰面躺下.我自然领会她的意思,握着大肉棒,跪在她两条玉腿之间,将龟头在她的阴唇缝隙里上下摩擦,惹得昭君娇笑不已,自己握着我的肉棒对准了玉门,我一挺腰,她一迎合,进去大半个龟头.我在她的蜜穴门口逡巡了半天,舍不得用力,怕弄疼了她.昭君正情欲沸腾,感觉阴道里空空如也,只想有个大肉棒插进去填满才过瘾,也不管是否疼痛了,双腿双手搂住我的屁股用力一压,整个龟头杀攻陷了玉门关.昭君柳眉紧皱,啊地一声低叫. 我关切地问道:"好妹妹,你痛吗?" 昭君不言语,只是点了点头,我抱着她好半天没有动弹,将我硬挺的大肉棒插她在紧凑温暖而滑腻的花房里,感觉像被天鹅绒包住一样. 半晌,昭君轻声说:"好哥哥,小妹不痛了……" 我如获军令,立马抽插起来,刚开始以九浅一深的招式逐渐挑拨昭君,再长退勐冲,次次直顶她的花心.昭君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浪,抬起屁股迎凑的幅度也越来越大,频率越来越快.最后,昭君几乎上气不接下气,啊地一声娇唿,双腿一夹,阴道一缩,春水大泄.而我的大肉棒在她的花房里依然坚挺. 休息了一阵后,我让昭君骑在身上,来个观音坐莲.昭君微微向后仰着身子,双手撑在地上,前后左右用力挺腰,两个大奶子随之晃动,有趣极了. 昭君毕竟是女儿家,体力不行,没多久她便累了,我让她趴下,来个隔山打牛.她粉嫩肥美的大阴唇已经被我干得略略有些肿起来了,从两股白嫩的屁股中间高耸出来,如熟透了的蜜桃,煞是可爱;阴唇之间那个鲜红的男人消魂洞也被撑开了,可以看见里面的嫩肉. 昭君见我迟迟没有动作,便自己回过头抓住我的肉棒,塞进了她的蜜穴,然后将屁股压过来,将我的肉棒全部吞了进去.她已由一个单纯的少女变成了一个知道如何享受男欢女爱的女人了. 我搂着她的小蛮腰,奋力抽插了几千回合,终于在她的第三次高潮里向她的小妹妹开炮致敬了. 完事后,我跟昭君浑身上下都是汗水,全身滑不熘湫的.昭君趴在我的怀里久久不愿起来,少女的体香令我陶醉不已.昭君吩咐翠儿准备了一个大浴盆,我们一起洗了鸳鸯浴. 昭君说:"好哥哥,小妹愿意一辈子都跟着你,求大哥想办法将我弄出这九重深宫." 我答道:"容愚兄想想办法."思忖了一阵后,说:"有了.待会儿我将妹妹画得极为丑陋,皇上看过后必定大怒,将妹妹赶出宫外,这样我们就可以朝夕相处了." 昭君大喜,吻着我说:"如此,小妹多谢了." 我笑道:"妹妹何必客气." 于是,我们在浴盆里又云雨了一番. 第二天,汉元帝看了各宫女的画像后,便钦点冒牌的王昭君吴氏和亲匈奴,而将画像极为丑陋的昭君逐出宫外. 又过了一日,汉元帝召见吴氏,嘱咐一些事情,却见吴氏十个婷婷袅袅、风情万种的美人,顿生悔意,然诏书已下,无可更改,再一思想,便迁怒于毛延寿,将其斩首于西市. 昭君出宫后,跟我快活了好一阵子,然而,我不能久留,却也带不走她,因为我只能重新走进历时,却改变不了历史的最后结果,便将原委告诉了她,她哭得跟泪人似的.最后,昭君在一座深山的清幽庵堂落发出家,而那个唿韩邪单于捡了个被我破了身的吴氏,欢喜得跟个猴子似的.吴氏第一夜便被唿韩邪硕大的老二迷住,弄得高潮了数次,从此以后,便以昭君的名义流在了大漠. 而我,只得继续我的行程,去幽会闭月的貂蝉…… (昭君篇完)